中央及外地駐津記者聯系會

陕西快乐10分:著名畫家劉正:呼吁創建中國少數民族服飾博物館

文章來源: 天津美術網 時間:2013-10-17 17:22

陕西快乐10分 www.qurme.com
著名女畫家劉正女士做客天津美術網

    嘉賓:劉正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;中國美術協會藝術委員會年畫藝委會委員;中國工藝美術家協會民間藝術委員會委員;中國工藝美術家協會民間木版年畫出版研究會副理事長;中日韓新書畫聯誼會理事;中國收藏家協會創作中心專職畫家;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畫冊編輯室編審。
 
   簡介:劉正,1949年出生于天津,自幼酷愛繪畫,1977年畢業于天津美術學院繪畫系,二十余年來潛心于楊柳青年畫與工筆人物畫的創作,30年的編輯生涯,共編輯年畫類出版物千數件;畫冊、參考書、期刊類出版物近300冊,其中部分書刊11次獲得天津市優秀圖書獎;1999年獲天津市第二屆優秀中青年書刊編輯稱號;2000年獲國家中宣部、新聞出版署頒發的優秀編輯工作獎;歷時4年編輯《中國美術分類全集》之《中國織繡服飾全集》(6卷本);2007年獲全國優秀圖書一等獎;工作之余堅持工筆畫創作,部分作品入選第六、七、八、九屆全國美展和第三、四、五、六屆全國年畫美展,其中21件作品25次獲得國家級或省市級獎勵;1998年《十二月花神》(12張組畫)參加“香港世界華人美展”獲優秀獎,同時被授予“世界優秀華人藝術家”稱號。


2012年在北京,與已故著名畫家李可染先生的夫人鄒佩珠女士的合影

    [天津美術網]:您的繪畫作品用色鮮明協調,對色彩的掌控能力非常之優秀,這種對色彩的敏感是先天的還是經過后天不斷實踐中所形成的呢?

    [劉正]:我上學時候接觸到的那個色彩跟我們創作時候的色彩是兩回事,我特別有幸的在楊柳青畫社創作組待過幾年,當時畫社有幾位老藝人,其中有一位叫潘忠義,當時的楊柳青年畫分粗活和細活,他就是畫細活的,你比如說藍顏色和玫瑰紅,這是兩個色系吧,他就能利用這兩個色系調出幾十種顏色出來,很微妙,他經常指導給大家調色,我們經常到車間去看他創作,畫在鮮艷的程度上還有自己的調子,因為楊柳青年畫不完全是娃娃抱大魚等題材,還有一些是反映世俗生活、侍女人物,仕途生活等,很多畫家都在楊柳青鎮待過,在那起過稿子,比如說錢貴安的后代還給我發過邀請,因為我編過錢貴安的書,這些人留的稿子就不是娃娃抱大魚這種題材的,因為年畫是屬于高雅的,跟其他木版年畫是不一樣的,例如山東濰坊年畫、河北武強年畫,這些畫完全屬于木版套印,顏色有紅綠紫黃或者紅綠黃藍,這種顏色全部套印,天津楊柳青年畫它也套版,他的套版就在房子房梁、樹干或者樹葉上,人物的衣服全部都是彩繪,頂多人物的花邊套版,而且這張畫它已彩繪為主,尤其臉完全是彩繪,這就比較接近繪畫了,它屬于城市市民文化,不屬于山東維紡年畫,河北武強年畫。楊柳青的年畫在當時是屬于宮廷進貢的,有些是屬于士大夫家中貼的,比如侍女放風箏這種題材,放風箏就是春風得意的意思,比如達官貴人家門口貼的門神等,這些畫要求畫得很精細,顏色淡雅化,所以這里面出現了細活的系列。其實當中也有給民間的粗活系列,因為它的生產速度快、價格低廉。天津是以工筆畫為特長的,為什么,就是跟楊柳青年畫產地有關,天津小孩是看著楊柳青年畫長大的,這種地域文化誰都不能否認,從小看的就是這個,就會認為這個好看,長大了也許就走出自己的一條路,有人說年畫很低俗,其實不是,應該好好去研究,我在美術報專門介紹過楊柳青年畫,一共連載4期,我就從楊柳青年畫最開始的生成,一直講到革命戰爭,講到改革開放以后,這個是代表我們天津市民文化的一種藝術。


2011年組織并參加“慶三八著名女畫家作品展”,天津市政協副主席曹秀榮(中)出席開幕式


劉正作品《梅蘭竹菊4幅》


劉正作品《美酒飄香》

    [天津美術網]:您好像寫過本書,叫《中國織繡服飾全集》,為什么會出版這種服飾類的書?

    [劉正]:在2000年有個新聞出版署組織了一個大型的美術工程,主要編制《中國美術分類全集》,這套書籍一共是400卷,需要分成系列出,例如陶瓷類、青銅器類、玉器類、書法類等一共30多個類,由30個多出版社編輯,給我們出版社的任務是和遼寧人民出版社合編的壁畫卷集,最后又給我們出版社個任務是編輯服飾全集,就給了我三字服飾全集,然后告訴我出幾本,我就開始整理,花了整整四年時間,我們社里的氛圍特別好,都挺支持我,我當時走遍了全國各地,就沒去臺灣,今年才去的臺灣,圓了我這個夢,當時高山族的服飾是北京服裝學院的老師給我提供的,他們跟臺灣有點關系,我編6本書,一共收錄了3000多個圖片,走遍了祖國各地,內容從最早東晉時期開始,一直編到清末,一本是織的內容,就是介紹古代的織物,一本是繡的內容,介紹的是古代的刺繡,兩本歷代的服飾,兩本少數民族服飾。而且編寫少數民族服飾時才知道,每個少數民族有很多支脈,我一共收編了300多個支脈,并不是很全,后來我到處呼吁,咱們應該辦一個少數民族服飾博物館,因為少數民族服飾是少數民族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,但一般老板不愿意在這上面投資,后來我就開始自己搞少數民族題材創作,因為我了解這些,我要再說自己畫不下來,就沒有別人能繼續了。我是從少數民族風情開始選材,然后表現他們的盛裝,因為少數民族跟咱們漢族不一樣,咱有好衣服也過節穿,但是他們的盛裝只能在節日穿,尤其是女孩子,小時候不能穿,成年后可以交男朋友穿,像一些姊妹節、傣族三月三 、黎族的火把節等這種少數民族特有的節日時才能穿,但是現在少數民族服飾已經被演出服和周邊少數民族所同化了,上臺都金光燦爛,其實臺下他們并不是那樣,他們平時都是土布打扮,花邊都是有符號性的,這是代表繁衍后代等說法的,比如結婚生孩子后就不能穿這么漂亮了,沒生孩子前還可以,比如說納西族他有一個支脈,穿著跟當地的藏族有點一樣,腰里纏著腰帶,底下穿白裙子,白裙子有一個紅色的邊,因為他們原來生活在中原,后來被漢人趕到邊疆去的,他們死后靈魂可以順著這條線回到故鄉去,這些故事特別動人,還有苗族有兄弟兩人,為了謀生分開,把家里僅有的東西打成兩個長拶子,一人一個,然后靠后人找到這對拶子,得以團聚。所以苗族人頭上都戴有很長很長的拶子,這些都是含有本民族歷史、辛酸史等意義,所以我覺得太值得一畫了。


劉正作品《驅邪納?!?/P>

劉正作品《十二月花神之一蜀葵花神—李夫人》


劉正作品《十二月花神之一水仙花神—洛神》



分享到:


責任編輯:鐘和

相關新聞>>
熱圖推薦>>
版權所有 中記聯網 電話:022-23859575 津ICP備12003044號-1
{ganrao}